对安倍质疑东京审判的质疑-利来app官方下载

利来手机国际首页 >> 信息采摘

对安倍质疑东京审判的质疑

2013/6/25 17:58:32

image

向隆万

  2013年3月12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国会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对当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日本甲级战犯的正确性提出质疑,再次公然挑衅二战后的国际秩序,引起一切有良知人士的高度警惕和愤慨!

  安倍的逻辑极其荒谬。他声称,对于战争的结论,不是日本人自己作出的,而是战胜国一方作出的裁决。这就不仅否定了东京审判,也否定了对纳粹德国战犯的纽伦堡审判,甚至否定了一切正义的审判。因为安倍的言论,无异于主张罪犯只能自己审判自己。一个强盗在外面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按照安倍的逻辑,只能回来让家里人裁决,真是岂有此理!

  安倍还强调说,对历史的评价应当由专家作出结论。事实上,东京审判的法官和检察官多为法学专家。就以两位中国代表为例,法官梅汝璈是斯坦福大学学士和芝加哥大学法学博士,东京审判前正在武汉大学和复旦大学任教;检察官向哲濬是耶鲁大学学士和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士,东京审判前曾在北京大学、北京交通大学和中央大学等校任教。日本战犯对中国和亚太国家和地区带来的灾难,罪证昭彰,法庭严格按法律程序进行了审判。25名被起诉的甲级战犯每人有3-5名日本律师和1-3名美国律师作辩护,这在历史上还是首次。东京审判和纽伦堡审判对战争罪行和战争罪犯的惩罚,在国际法的发展上有不可磨灭的功绩。安倍毕业于成蹊大学法律系政治专业,何以逻辑如此之混乱?这是我对安倍质疑之一。

  安倍出此言论并非偶然。他承认受外祖父的影响最大。他的外祖父何许人?正是甲级战争嫌犯之一,曾任东条内阁商工大臣,被称为“昭和之妖”的岸信介。安倍先后两次参拜供奉东条等战犯亡灵的靖国神社;2006-2007年第一次任首相期间未到靖国神社参拜,事后他声称“非常遗憾”。东京审判的11国法官中,唯独印度法官帕尔裁定全部被告无罪,并因抨击东京审判的结果,受到日本军国主义者的崇敬,在靖国神社等场所竟然竖起纪念帕尔的功德碑多处。2007年安倍访印时,还专门在加尔各答和帕尔的儿子进行了20分钟的会晤。

  尽管安倍的右翼思潮是一贯的,作为政府首脑,言行不能凌驾法律之上。当前日本和中国、韩国等亚洲国家的关系又因岛屿领土问题而处于紧张而敏感的状态。斯时斯地,安倍跳出来发难,是何居心?意欲何为?这是我对安倍质疑之二。

  经过长达两年半的文明审判,25名被告都被裁定有罪;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广田弘毅、板垣征四郎、木村兵太郎、松井石根、武藤章等7人被判处绞刑。东京审判的正义性无容置疑。向哲濬曾经指出:“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在受到西方列强的无数次侵略战争中,只有抗日战争,才是中国第一次真正的胜利;只有东京审判,才使中国人民真正得以扬眉吐气!”

  当然,东京审判也是有遗憾的。出于冷战思维,主导审判的美国政府对日本战犯采取了相对从宽的态度。日本天皇是军国主义的精神支柱,却被免予起诉;像岸信介这样的甲级战犯虽被关在巢鸭监狱,也逃脱了起诉。和德国不同,日本军国主义思潮并未得到应有的清算。日本政府从未深刻反省曾经发动侵略战争和进行殖民统治等错误行径。安倍上台以来,更是鼓吹修宪是“需要解决的重大课题”,企图修改和平宪法。梅汝璈曾告诫人们:“我不是一个复仇主义者,我无意于把日本帝国主义者欠下我们的血债写在日本人民的账上。但是,忘记过去的苦难可能招致未来的灾祸。”历史不容翻案,正义不容挑战,日本如果不能正视和深刻反省历史,亚洲将无宁日,世界难保和平!

  由于历史原因,多年来国内对东京审判的研究几乎空白,基本资料严重阙失。现在安倍给善良人们上课了。了解和研究东京审判,不仅是属于历史范畴的学术问题,更有深刻的现实意义,涉及国家利益和民族大义。上海交大东京审判中心成立以来,首先集中力量收集、整理、出版基本文献:编辑出版了《东京审判文集》,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社将出版其英译本;2013年将和国家图书馆联合出版80卷英文庭审全记录;还将出版庭审记录中与中国相关部分的10卷中文译本。今年11月12日是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宣判65周年,我们还将召开东京审判国际研讨会。我们深信,历史不容篡改,正义人间永存!

  (作者:上海交通大学东京审判研究中心名誉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