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邀请资深人士谈全球金融危机-利来app官方下载

利来手机国际首页 >> 信息采摘

我会邀请资深人士谈全球金融危机

来源:会员部 作者:朱勇文

2009/6/5 10:35:53

  针对目前美国经济危机所引发的全球金融风暴,08年底,由我会主办、国际工商分会承办的sorsa论坛特邀《财经》杂志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先生和idgvc合伙人章苏阳先生两位资深人士为我会作题为“透视全球金融危机”的演讲,两位专家就当前的全球金融危机的来龙去脉及对中国经济各方面的影响和相关的创业投资问题作了精辟论述并与听众积极互动。论坛受到广大会员的欢迎和关注,约200余人出席。

  沈明高先生曾经任花旗银行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目前在《财经》杂志担任首席经济学家,他非常熟悉国内外金融机构的运作,此次论坛,他以“全球金融危机与中国经济”为题,从全球金融大危机的成因与蔓延趋势及中国经济能否独善其身两个方面作了详细论述。章苏阳先生在技术及国际金融方面有坚实的专业背景,并与中国的创业者群体有着密切关系,他更多从微观的方面谈了自己对此次金融危机的看法及pe投资的发展方向。两位专家的观点大致可总结为:

  一.金融危机还未见底,持续时间还不确定,有可能向经济危机蔓延

  目前世界经济界对此次全球金融危机的看法各一,有悲观论者认为要5年甚至更长的恢复时间,最悲观者甚至预测需10年左右的恢复时间。相对而言,两位专家均对此抱有乐观的态度。

  沈明高博士指出,在目前的形势下对世界经济形势及中国经济作任何判断都是危险的,黎明前的曙光并没有到来,黑暗之中看不到光亮的局面下我们只有把握脉络、分析机会才是明智的。目前可能只是美金融危机见底的开始,持续时间可能为3至5年,明年上半年至下半年或许是最困难的时期,如果非要对世界经济作出判断,或许明年上半年是个可能的时机,也就是说,对于某些中国企业来说,明年上半年可能会出现一些投资的良好时机。

  章苏阳先生也对市场恢复秩序抱有信心,他预测此次金融危机持续时间可能为2年左右,明年年底或将有所复苏,目前可“做好自己的事情”、“韬光养晦”、“戒骄戒躁”,观明年第四季度经济指数寻良好的投资机会。

  沈明高博士同时提出如果不能有效遏制实体经济遭受的危害,则不排除从金融危机向经济危机蔓延的可能性。目前美国金融危机蔓延到实体经济已经有所显示,如失业率上升、短期货币市场的利率上升等。目前金融危机已从美国向欧洲、日本蔓延,如果进一步从发达国家向新兴市场经济蔓延,从资源进口国向资源出口国蔓延,导致这些经济的市场动荡和经济大幅度下滑,那么全球出现经济危机的可能性是很大的。目前各国政府救市的意图很明显,但流动性支持是否奏效有赖于市场信心的回升,他认为,政策落到实处的阻力在于市场信心不足,美联储不断注入流动性,未必能改变银行系统不愿轻易放贷的现状。

  二、金融危机促使金融监管更趋完善

  沈明高博士认为,美国政府干预救市的时机和方式还是比较合理的,如果所有的金融机构或者大部分金融机构都去救助的话,就相当于把单个金融风险连接成一个系统风险,所以雷曼兄弟这样的金融机构,美国政府没有直接救助,而是让他们倒闭,其目的是给市场传出一个信息,政府是可以救助,但这个救助是需要前提的,是在非常时期的干预,非常时期的行为并不能成为常规时期行为的借口。他认为,美国政府之所以拒绝为雷曼收购提供保证,原因有几个:首先从以往政府对破产企业的干预来看,政府能力有限,救助效果并不显著。其次,此前美国政府的干预已经受到广泛的批评,如果美国政府屡次出手救助企业,可能陷入道德风险,而且企业将会对政府产生过度依赖的心理,政府救助并不能成为挽救企业的最佳手段。再次,政府财力有限,将会选择一些资产质量比较好的企业集中救助,对于资产质量相对较差的企业,由市场来决定生存。因此他认为,政府干预需尽量把金融危机缩小,但重点不是如何避免金融危机,而是培育市场在金融危机出现后,市场有自我调节的能力、有自我学习的功能、自我纠正的能力,因此,每一次的金融危机就是下一次成功的基础。

  章苏阳先生认为,美国政府的金融体系仍是世界上最严密的,到时目前为止,它也是相对最完美的,但正是因为它的完美在一定程度上催化了金融危机的暴发,金融市场、金融机构、金融产品的评级制度恰恰在其中起了决定性因素,如信息公布制度等令整个体系透明化,过度的透明让市场的问题暴露无遗。相对来说,欧洲、日本的金融体系同样也存在问题,甚至其存在的问题更大,只不过他们的透明度不如美国才给人造成一定的错觉。

  三、谁来为美国买单

  沈明高博士指出此次美国政府出台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拯救计划,同时也带来了长期成本:大大增加政府的赤字和债务,中期会推高债券利率,增加纳税人负担,从而减弱经济增长的潜力。他指出从今年六月份以前的12个月,美国的国债增加了大概六千多亿美元,其中约72.7%的投资者是外国投资者,包括外国政府,包括外国的个人投资者。以此来推断,美国未来发行的一万亿到两万亿美元的新国债和有将近三分之二,是外国投资者来投资。也就是说很可能的趋势是,外国的投资者帮助美国救市,而中国可能会是其中一个主要的国家。中国目前购买的有美国的国债有五千多亿美元(现已达到5850亿美元,成为美国第一大债权国),中国不管是否主动愿意去买美国国债,愿不愿意帮美国救市,可能最终结果都是在帮美国救市。

  沈博士认为在中国与美国经济还没有“脱钩”的情况下美国市场和经济的稳定,可以稳定中国的出口,降低经济向下的风险。章苏阳先生也直接表达了这一观点,他认为中国购买美国新国债,更主要的是可以获得更宽松的国际政治与经济环境,这对中国经济的稳定发展有重要的作用。两位专家也预警了其中的风险,他们认为如果中国通过购买美国国债的方式救市会面临流动性风险,而且,美国发行巨额美元国债救市,很可能导致美元贬值和通货膨胀。因此,如果美国政府通过债转股或注资以换取被救助企业的优先股的方式救市,中国购买美国国债时应可要求获得类似“债权 收益期权”的方式,确保收益与风险对称。

  四、中国不可能独善其身

  沈明高博士认为中国在这场席卷全球的风浪中不可能独善其身。但是,中国和美国最大的区别在于:美国的市场波动是来自于市场本身,并存在着从市场蔓延到实体经济的可能,而中国的市场波动是源自实体经济,受市场本身的影响很小。也就是说,美国要救市场,才能救经济,中国则是“救”经济,才能救市场。

  两位专家指出,中国经济是外向型经济,中国经济增长不能过分依赖外需,刺激内需才是问题的关键,而刺激内需最终还需还富于民,增加居民的实物财富。沈博士认为此次“国十条”4万亿元经济大救赎计划的出台,给了市场明确的保增长信号,明年经济增长保持8%以上的速度机会很大,但十条之中有7.5条是刺激投资,只有2.5条是刺激消费的,期待更多有效刺激消费政策的出台。同时,他也提出了对“国十条”的担心,他认为4万亿元对企业的帮助非常有限,除重型工业企业外,大多数企业仍将面临困难的局面;其次如果救赎计划实施两年之后,4万亿元投资完成,但消费依旧放慢的局面该如何面对。针对宏观经济可能出现的产能过剩和通货紧缩的问题,他认为这次没有新的外需增长点,所以刺激投资的政策效果会比较有限,国有企业大规模增加投资,带来国有部门产能过剩,但私营部门则更多是企业倒闭、歇业,这又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自我消化了一部分产能,因此他认为明年可能出现通货紧缩,但是通货紧缩不像有些人想象得那么严重。

  两位专家均认为,从目前国内经济形势可以看出,此次的全球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前景的影响面是很大的,但由此引发的各种讨论与判断,无疑会增加市场的透明度,从而有利于进一步促进市场的成熟。因此仍需抱乐观的态度对待金融危机的影响,在学习经验与教训中改进市场秩序。目前,可能恰恰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最好时机,服务业、制造业、消费业仍具有较好的投资前景。章苏阳先生认为消费业是最有机会的投资方向,健康领域、二级市场、货币(如澳元)及资源类企业(矿产、高速公路)等都可能成为投资的机会。

  五、并不赞成“抄底”说,引进华尔街金融人才需谨慎

  沈明高博士说,目前的情况下,大家现在讨论比较多的,是中国金融机构应该不应该去美国抄底。从某种程度来讲,这次危机提供了一个投资海外的机会,这个机会也就是几个月之前才出现的,去年如果想投资都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美国经济一旦稳定,开始复苏的话,这个机会之窗肯定会关闭,所以对一些金融危机投资者来讲,如果对他的风险有判断,对他的风险定价有判断,在自己做好风险管理的情况下,“我觉得有一些机会,是应该认真考虑的”。

  他同时表示,中国海外投资的经验不足,大部分金融机构是国有企业,更注重风险而非回报,这使中国在投资时过度谨慎。另外一方面,中国的金融对内开放不够,国内民营的金融机构投资者还是比较少,这个使得我们目前的市场,尽管有呼声说应该去海外抄底,但是实际上能够行动的不多,所以这一次美国金融危机也给我们一个启示,我们金融市场不光要对外开放,同时要对内开放,培养有实力的非国有金融投资者。

  章苏阳先生针对目前我国引进国外金融人才增多、供给增加的现象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从目前的形势看,美国金融业现处于重创期,短期内难以完全恢复,但是在金融危机蔓延全球的今天,全球协同作战,欧美经济最终也会复苏,金融人才回流欧美便不可避免,所以,金融机构在引进外来金融人才的时候要考虑同时培养本土人才,这样才能以备不时之需,防范金融风险。他指出目前引进国外金融高级人才需保持谨慎的态度,着重引进那些具有至少3年以上从业经验的人才,对于初入华尔街的新手及习惯性跳槽的人才需谨慎选择。

  本次sorsa论坛由我会国际工商分会会长、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行长黄晓光主持,我会常务副会长彭裕文、副会长黄辉等出席了论坛。论坛持续三个多小时,现场反响热烈,两位专家与听众进行了良好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