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赛娟:坚守,只为病人生的希望-利来app官方下载

利来手机国际首页 >> 留学人员风采

陈赛娟:坚守,只为病人生的希望

作者:卞 姬

2015/8/28 15:32:30

  

  法国导师曾这样评价她:“她是一个非常有韧性的女性。”

  她自己则这样面对事业:“科学的本质是不懈求知、求真和捍卫真理,要保障知识的真实可靠就必须诚实守信。”

  陈赛娟,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协副主席、瑞金医院上海血液学研究所的“掌舵人”、终身教授。这是一个真正的“掌舵人”,她和年轻人们一起站在工作的第一线,她不仅要关注专业上的最新动向、提出研究思路,还要指导临床研究、修改学生论文。她是实验室里除了清洁工以外最早上班的人,通常也是最晚下班的人。

  在2015年5月18日举行的上海市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陈赛娟牵头完成的“髓系白血病发病机制和新型靶向治疗研究”项目荣获自然科学特等奖,这是2012年上海市科技奖励大会设立特等奖以来的第二个特等奖,也是自然科学奖中的第一个特等奖。

  对于陈赛娟来说,真正的科学家不会因成绩而止步,只会选择从一座巅峰出发,向另一座巅峰挑战。

  白血病“上海方案”

  白血病也被叫做“血癌”。在恶性肿瘤中,白血病目前的发病率男性和女性分别占到第七和第九位,在40岁以下的男性和20岁以下女性中,白血病则是死亡率最高的恶性肿瘤疾病。

  20世纪70年代以前,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apl)的治疗方法主要是用化疗。这种病死亡率较高,5年的无病生存期,国外报道在30%左右,国内由于缺乏有效的支持疗法,只能达到10%左右。

  1990年,一位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患者在接受常规治疗后未见好转,引起了陈赛娟的注意,在显微镜下反复观察,她发现该患者与其他患者不同,具有一种变异型的染色体,累及11号染色体。陈赛娟没有放过它,紧紧地盯了一年多,终于弄清原来是17号染色体的维甲酸受体基因与位于11号染色体上的一个新的人类基因发生融合,她继而克隆了这一新基因,并将该基因命名为白血病锌指基因(plzf),实现了我国生物医学领域中人类疾病新基因克隆“零”的突破。

  简单地说,科学家已经从基因层面破解了apl的致病机理,这样的发现为寻求靶向治疗方法奠定了基础。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陈赛娟的团队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里始终保持世界领先的水平,特别是团队首创全反式维甲酸和三氧化二砷治疗apl的协同靶向方案,使apl五年无复发生存率达到90%以上。

  全反式维甲酸是维生素a的衍生物,没有化疗的副作用,三氧化二砷就是人们常说的“砒霜”。这种“以毒攻毒”的传统中药,价格不贵,联合两种药物的治疗方法,不仅获得了很好的疗效,也降低了病人的经济压力。

  这个治疗方法被同行叫做“上海方案”。如今,“上海方案”已广泛应用于世界多个血液/肿瘤学中心,挽救了国内外成千上万个白血病患者。

  从纺织女工到院士

  “上海方案”让陈赛娟的团队站在了同领域科研界的巅峰,陈赛娟也因此获得了国际和国内的各种荣誉。2003年,陈赛娟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2007年当选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2011年当选法兰西国家医学科学院外籍院士。

  谁又能想到,这位令人敬慕的、秀美端庄、举止稳重、谈吐谦和的杰出女性,30多年以前,还只是上海一家纺织厂的一名普通女工。

  陈赛娟出身于一个普通工人的家庭。1968年,17岁的陈赛娟被分配到上海第五丝织厂当工人,在嘈杂的机器声中,懵懵懂懂地度过自己的青春。工厂离家很远,她每天总是步行45分钟到厂里。其间要路过上海第二医学院(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望着那高高的围墙,小姑娘羡慕地想:“什么时候我要是能进去学习就好了。”

  梦想终有成真的那一天。那是1972年,陈赛娟正在机器旁工作,在嘈杂的声浪中,党委书记大声地对她说:“厂里有一个上大学的名额,大家一致推荐你去。”

  陈赛娟的心简直要跳出胸膛!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上海第二医学院,因为做医生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3年后,她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成为上海瑞金医院的一名内科医生,其间还在松江县新浜公社当过一段时间赤脚医生大学的老师。

  1978年,全国恢复招考研究生,陈赛娟再次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师从于著名血液病专家王振义教授。当年,王教授只招两个研究生,她考了第二名,第一名便是陈竺。这段同窗之谊最后成就了一段美满婚姻。

  塞纳河畔穷究科学之谜

  1986年,陈赛娟到法国巴黎七大攻读博士,来到了一年半前到法国读博的丈夫身边,将不足两岁的儿子留在了国内。

  陈赛娟的导师洛朗·贝尔杰是国际著名的细胞遗传学家。在此之前,他还没有接受过一名外国博士生,更不要说女学生了。但最后,这位法国导师还是被陈赛娟的求学精神所打动,破例收下了这位来自中国的女博士生。从此,白血病的基础和临床研究,成了陈赛娟一生追求的事业。

  在法国共同生活的4年时间里,陈赛娟和丈夫挤在巴黎大学城一间15平方米的公寓里,这里既是她们的餐厅、厨房、卧室,也是书房,地上、桌上、床上到处堆满了书籍和资料。一天三餐基本上就在医院的食堂解决,只有周末才到超市采购一番,改善伙食。

  生活上,陈赛娟很简单,但在科研上,她总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导师为她选了个高深课题,做了整整6个月,未见一丝曙光。临近圣诞节,法国的同事们都回家过节去了,万家欢乐的时刻,她与陈竺依然来到实验室。谁知天不遂人愿,实验室一台制冷能达零下85度的冰箱坏了!于是叫人抢修,把一批批试剂快速转移出去。“一阵狼狈不堪的忙乱后,我们俩莫名其妙地争吵起来。”回想起来,陈赛娟笑了,“那真是一段焦虑的日子!”

  好在之后的两年内,科研出现重大转折,灵感的火花处处迸射。陈赛娟发表了6篇论文,在白血病分子学研究领域取得了突破性成果。她的法国导师对人说:“我不能直接称她是居里夫人,但她是一个非常有韧性的女性。”

  博士毕业,陈赛娟决定回到上海血液研究所。法国导师诚恳地挽留她,可陈赛娟很坚定,一无所有也要回去。在她的博士论文的扉页上,写的就是——谨以此献给我的祖国!

  寻找治疗血癌的“钥匙”

  1989年7月,带着法国癌症基金会10万法郎资助购买的科研试剂和设备,陈赛娟和丈夫回到了培养她们成才的地方——瑞金医院,开始了又一次“创业”——与导师王振义教授一起开创出中国自己的白血病治疗模式。

  白血病化疗早期死亡率高,夫妇俩常常目睹刚来的病人能蹦能走,一两个星期竟“走”了,太残酷了!夫妇俩决心找到那把治疗白血病的“钥匙”。

  “创业”之艰苦超出了夫妇俩的想象。他们将一路上小心翼翼带回来的试剂存放在一台冰箱里,但一个星期后,冰箱出现故障,试剂全部报废。陈赛娟后来说:“那真是欲哭也无泪。”

  这时,瑞金医院、二医大等及时伸出了支撑之手:在当时房源极困难的情况下,医院腾出两间屋子给他们建实验室,院方还特批给实验室一台低温冰箱,并配备了人员;同时,积极申请市科委、市教委的科研经费。他们并没有辜负各方的支持,只用了两年就建成了系统的白血病标本库、细胞遗传学实验室和分子生物学实验室。在王振义教授的指导下,全反式维甲酸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治疗在临床上获得了很大的成功,论文于1988年在《blood》发表后在国际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1991年,他们又在阐明诱导分化治疗的分子机制领域取得进步。

  “义务打工者”收到厚礼

  1991年7月,美国纽约西奈山医院魏克斯曼肿瘤研究实验室邀请陈赛娟夫妇到美国进行为期3个月的科研合作。魏克斯曼是当今世界肿瘤分化的著名专家之一。可是,当时美方只能提供一个人的经济资助。为了能利用美方先进的设备完成实验,深化自己的研究,陈赛娟决定自费随同丈夫前往。这样,陈赛娟就成了魏克斯曼实验室里的一名“义务打工者”,所有的待遇仅是一张免费午餐券。

  一天晚上,已过了11时,实验室主任魏克斯曼先生正好度假回来,发现他俩还在埋头做着实验,大为感动,他用英语说了一句中国式的赞语:“你们真是劳动模范!”

  一个月后,两人的实验获得了实质性的进展,魏克斯曼教授的脸上挂满了笑容,他郑重其事地向这对中国科学家夫妇提出建议:“你们留下来吧,在这里的待遇将10倍于你们现在的收入。”陈赛娟与丈夫对视片刻,莞尔一笑:“如果想在发达国家搞科研的话,1989年,我们就不会从法国回国了。或许,今天也不会到这里来。”魏克斯曼教授听了非常感动,他激动地说:“我理解你们了,我会帮助你们在中国的事业。”

  魏克斯曼教授说的并不是客套话。几天以后,实验室的同仁不约而同地收到了一份party邀请,这是魏克斯曼实验室自建成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聚会。魏克斯曼教授在聚会上宣布赠予两位中国进修人员、来自上海的陈竺先生和陈赛娟女士一份厚礼,他将与这对出色的中国科学家伉俪在上海合建一个实验室,3年内资助17.5万美元。十余年来基金资助累积达到100万美元以上。陈竺、陈赛娟与魏克斯曼教授的合作与友谊也成为学术界的一段佳话。

  美丽温情女院士

  在国内的这些年,是陈竺、陈赛娟不断创造佳绩的岁月。他们领衔的上海血液学研究所的科研成就已令人震惊,并居于该领域的世界第一高度!几年前,当西奈山医院实验室的教授来沪看望他们时,曾感慨地说:“过去你们是我的学生;而今,在你们创新的研究和治疗方法面前,我是你们的学生。”诺贝尔医学奖得主克里斯帝昂德杜夫教授也曾这样评价:“通过陈赛娟的研究工作,我们有机会了解中国女性科学家的见地和敬业精神,她的研究对于世界科学的进步至关重要。”

  而陈赛娟自己说:“我喜欢我的研究,也渴望继续下去。看到白血病患者的笑脸,是我最高兴的时候。”

  2003年,陈赛娟开始先后担任上海血液研究所副所长、所长。但是,她更愿意把自己当成一名医生和科研人员,她说:“你知道什么是一名内科临床医生最痛苦的时候吗?当白血病病人用恳求的目光望着自己,但作为医生却无能为力时。他们都是一些可爱的孩子和身强力壮的青年,那种内疚感非常非常沉重。”

  熟悉陈赛娟的人说,她是一个坚强的女性,条件最艰苦的时候,她可以自己洗试管;但她也是一个脆弱的女性,常常为病人的一句话、一个眼神而流泪。

  她会化淡淡的妆,也会趁着午休出去吹一个头发。“其实在实验室,大家都是素面朝天,以自然为美。但有时要参加一些大型活动,所以就在手袋里放一支口红。”

  近视的她为了爱美,也会戴隐形眼镜,“戴了十几年了呢,我大概是上海第一批戴隐形眼镜的。”陈赛娟几乎“颠覆”了人们心目中对于院士就该是严肃、学究的固定印象。

  陈赛娟对美的定义只有两个字:简单。因为工作关系,她每年要去欧洲、香港出差,她不会大包小包地“血拼”,谈起欧洲今年的流行风格时,她也一脸茫然:“我不大逛街,需要什么衣服,就直奔目标。再说,衣服太多也没地方放啊。”

  有谁知道,这个娇小的女院士,曾经还是一个运动好手。“当年大学里大家认识我,都是在操场上。”说起运动,陈赛娟仿佛回到了青年时代。“我最拿手的项目有两个,一是跳远,二是铅球,后者还拿过上海市大学生运动会第二名!”

  只是现在,已经很少有时间运动了。即使夜深人静,她的大脑还是在高速运转:想科研上遇到的问题,想研究生课题的进展,想血研所的研究方向。“有时候,真想有自己的时间,可停不下来啊。”

  成功男人背后的成功女人

  谈起儿媳陈赛娟,婆婆许曼音教授说:“我对她坚强的态度既心疼又赞赏!”陈竺的父母是我国著名内分泌专家陈家伦和许曼音教授,加上儿子、儿媳,全家一共有4个博士生导师。

  陈赛娟嫁到陈竺家,大家没有感到丝毫生疏,好像原来就是一家人。陈竺家有个传统习惯,白天上班,晚饭前后在一张长桌子边看完电视新闻,大家聊天,无所不谈,相互沟通,其乐融融。晚上9点钟一到,全家个个都“转战”一盏盏小台灯下,看书、写文章、备课,直到深夜……她们家好几次被评为上海市卢湾区“读书乐之家”“五好家庭”。

  两代人也常常一起研究、探讨,有时还互不相让,争得面红耳赤。在多年的共同追求和生活中,她和丈夫之间有争执,更有彼此深深的理解和支持。

  有一次,陈竺因实验操作不慎,导致一个数据出现错误。事先陈竺并不清楚,兴奋之余,他向外界通报了他的重要发现。事后陈竺非常痛苦,并想引咎辞职。当天晚上,陈赛娟发现他的辞职报告后,真是心疼极了,因为只有她才清楚地知道,丈夫是多么爱自己的工作,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多么地痛苦。她们聊了整整一个晚上,共同回忆起读书时的美好憧憬、研究开始时的艰苦岁月,实验失败时的痛苦反思,吸取教训后的振作重来……终于,陈竺解开了心结,撕掉了辞职报告,从此,以更加严谨、认真的科学态度投入到科学实验之中。

  一个女性如何才能同时扮好科学家、妻子、母亲的多重角色,陈赛娟的回答颇耐人回味:“我们家生活马马虎虎。我先生在吃的方面很随便,他说,‘上山下乡都去了,还有什么苦不能吃?’我们志同道合,互相谅解吧。”

  事业与家庭两全其美并不容易。生活中的陈赛娟努力做个好妻子、好母亲、好女儿,她付出的辛苦自然比一般人更多。谈及儿子,干练的陈赛娟脸上立马闪烁出母性光芒,她说:“儿子从小学六年级就一直住校,每次放假都是自己乘公交车独来独往。我们工作都很忙,没时间照顾他,他从小就很懂事,总是自己管好自己。”

  每一位成功的科学家都是极不平凡的,然而,在连续着常人无法忍受的日复一日枯燥乏味的工作中,以及经历了无数次失败挫折后,他们的不平凡才得以慢慢地沉淀、逐渐地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