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外交官到企业家——“宝莲华”总裁熊健的人生音符-利来app官方下载

利来手机国际首页 >> 留学人员风采

从外交官到企业家——“宝莲华”总裁熊健的人生音符

作者:武 文

2015/8/28 15:48:27

  熊健,宝莲华新能源集团总裁。在创业之前,他曾是一名成功的外交官、政府官员。辞官下海当企业家,在中国改革开放的道路上,这样的身影比比皆是,但从海归到外交官,再从政府官员到成功的企业家,恐怕就为数不多了。熊健成功地完成了三者之间的转化,用自己的方式画出了人生不一样的音符。

  特殊年代的首批留学生

  1987年第三期的《苏联画报》刊登了一则标题为《苏联列宁格勒工学院与中国清华大学建立了直接联系》的报道。新闻图片中,一位年轻帅气的中国小伙与他的苏联导师在实验室做研究。照片中的小伙,名字叫熊健,当时他是苏联列宁格勒加里宁工学院(现圣彼得堡国立技术大学)国家级自动化实验室唯一一名中国博士研究生。

  这则在今天看来似乎很平常的报道,却承载着不一样的历史意义。当时中苏关系尚未正常化,只是刚刚出现解冻的迹象。《苏联画报》的这篇报道,正是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隔阂后,中苏两国通过留学生交流融化两国关系坚冰的生动写照。

  1986年10月,22岁的熊健经过层层选拔,作为中苏关系解冻后国家第一批派往苏联学习的留学生,登上了北京开往莫斯科的列车。等待他的将是在圣彼得堡为期5年的学习生活。

  初到圣彼得堡的日子里,熊健并没有因为陌生感而迷失自己,被选拔时的激动和豪情促使他迫切地想了解这个国家的一切。但是语言是摆在他面前的第一道栅栏。

  虽然出国前曾在语言学院留苏预备部学习了一点日常俄语,但远没有达到上课听讲和学术交流的要求。为了学好俄语,他下了苦功,把一切空闲时间都用在语言学习上,他开始迷恋上了俄语。正是因为那段时间的痴迷学习,他的俄语水平突飞猛进,达到了高级翻译的水平。后来,他一度担任前国家科委主任、国务委员宋健同志的首席俄语翻译。在2001年上海合作组织高峰会晤和apec会议期间,他还在重要场合为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普京夫人担当了翻译。

  步入科技外交领域

  1991年,熊健获得圣彼得堡国立技术大学机器人专业博士学位。博士论文答辩前后,正值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的重大历史变革时期。5年的留学生活,不仅让这个年轻人学到了我国紧缺的先进科技知识,也给他上了一堂生动的政治课和社会课。

  20世纪90年代,全球高科技发展迅速,知识经济方兴未艾。学成归国的熊健被分配到国家科委苏联东欧处,从事对原苏联及东欧国家科技合作的组织与管理工作。时代的机遇给了熊健施展才华的极佳舞台,不仅专业对口,而且让对俄罗斯语言、历史文化颇为了解的他极尽所学,在中俄两国的科技交流和联系中游刃有余。

  才干加上勤奋,又有一口流利的俄语,熊健逐渐从稚嫩走向成熟。那时,熊健开始思考如何利用自己与俄罗斯联系广泛的优势,为中国的科技外交做出自己的贡献。

  与华为老总任正非结缘

  1994年,科技部的办公室一如往常的忙碌,来自深圳一家科技公司的老总前来汇报工作。那时,中国提出了实施科教兴国战略,科技产业发展迅猛,科技部每天都要接待好几拔这样的科技公司老总。

  几天后,工作任务转到熊健所在的苏联东欧处,由他陪同这家深圳公司的老总赴俄罗斯考察,帮助其打开海外市场。熊健此时才得知,自己即将陪同的这位老总正是华为的任正非。

  那时,全球程控交换机行业被at&t、阿尔卡特等国际巨无霸主宰,华为成功研制出c&c08程控交换机,急于打开海外市场。任正非首先瞄准了前景广阔的俄罗斯市场。这次的考察持续10天时间,熊健和任正非同吃同住,跑了好几个国家,行程安排得非常紧密。

  熊健在俄罗斯广泛的人脉关系发挥了很大作用,他陪同任正非访问了俄罗斯、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国政府办公厅,并与其邮电部领导以及莫斯科、圣彼得堡、布加勒斯特等市政府领导举行会晤,还参加了莫斯科国际通讯展。从此,华为从莫斯科边上的小城市乌法起步,只用了不到3年时间就占领了俄罗斯市场,开启了全球扩张之路。1994年也因此成为是华为公司发展史上具有战略转折意义的一年。

  时隔20年之后的2014年,已被誉为“中国企业家教父”的任正非在深圳华为总部大厦再次与熊健见面,两人热情相拥,感慨万千。

  使馆最年轻的一秘

  1998年,当熊健再次踏上俄罗斯这块熟悉的土地时,他的身份是中国驻俄联邦大使馆的一名外交官,34岁的他是当时使馆最年轻的一等秘书。

  两年后他又任中国驻圣彼得堡总领馆科技经贸领事。三年的外交生涯,熊健与俄罗斯科技界保持着广泛的联系,在此期间,他还为促进上海发展与圣彼得堡的友好城市关系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在为国家发展作出个人贡献的同时,他的科技外交梦想也日渐清晰。

  早在国家科委工作时,他直接参与的第一个中俄重大科技合作项目,是蒋新松院士(时任中科院沈阳自动化所所长)主持的“6000米水下机器人”的研制项目,为我国“蛟龙号”载人深潜器的研发成功奠定了坚实基础。

陪同普京夫人参观

  地热开发的企业家

  2014年底,再次见到熊健是在上海市漕河泾开发区的“双子楼”。如今,他投身创业,成立了宝莲华新能源集团,在漕河泾这块留学人员聚集、新兴技术产业孕育之地,正潜心耕耘着他的地热新能源事业。

  其实,创业并不是他回国的最初打算。2001年,从领馆卸任后的熊健第一站便选择了上海,在市委办公厅、闸北区等单位任领导职务。然而,2010年,熊健却出人意料地“辞官下海”,给自己的从政之路划上句号。

  熊健属于那种说干就干的人。谈及为何做地热新能源事业时,他引用了地质学家李四光的一句话:“地球是个大热库,地下热能开发利用是件大事。就像人类发现煤炭、石油可燃烧一样,是人类开辟的新能源,对人类历史发展必将产生重大影响。”他坚信,只有把自己的人生理想与社会责任感结合在一起才可能获得成功,李四光的这句话也成为他的企业形象宣传语。

  短短的几年时间,他的技术团队拥有20多项技术专利。围绕“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宝莲华公司现已走出国门,在乌克兰、白俄罗斯、罗马尼亚等国进行浅层地热集中供能成套系统设备设计、施工安装和运营。宝莲华集团采用自身研发的国际领先的热泵技术和成套设备,大规模启动实施乌克兰国家浅层地热集中供热节能改造项目。2014年11月,宝莲华集团将宝莲华全球研发中心设立在乌克兰,与乌克兰罗夫诺州、基辅市等城市的热力公司联合启动实施第一批浅层地热供暖改造计划的19个项目,合同金额达2.87亿美元。

  爱好广泛的社会活动者

  熊健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儒雅的外表透着一股艺术气质。他的业余爱好十分广泛,热爱读书、音乐、书法和茶道。他自幼学习拉二胡,是中国音乐家协会为数不多的非音乐专业毕业的会员,每每演奏《二泉映月》令人如痴如醉。他与圣彼得堡“阿贝尔特”俄罗斯民族乐队、俄罗斯联邦交响乐团合作灌制了唱片,还为日本著名作曲家加藤和彦创作的歌舞剧《新三国志》录制了全场音乐。他有一幅天生的好嗓子,一开唱即得台下雷鸣般的掌声,声情并茂,堪比专业水准。

  到上海工作后,熊健便加入了上海市欧美同学会,现担任留苏分会会长。2006年6月,上海合作组织峰会和五周年庆典活动在上海举行,他带领分会会员积极参与了峰会筹委会翻译组以及相关的会务工作,受到胡锦涛总书记的亲切接见。

  创业后的熊健有了更自由的时间来参与欧美同学会的工作。去年,他承担的研究中心课题项目获得sorsa智库报告年度评选一等奖,今年又组织了“上海企业对接‘一带一路’政策研讨会”,为上海企业实施“走出去”战略建言献策。他每年都组织几次留苏老学长的活动,有时还会上台表演二胡和演唱。他说:“老一辈的留苏学长克服重重困难并取得优异成绩学成回国后,无私地奉献自己的才智和青春,是他们为留苏的后继者赢得了的赞许和敬重。让老学长们在同学会感到温暖和快乐是我的义务和心愿。”